1 2 3

今宵夢醒何處

2008年6月13日 5 意見


看看錶,是凌晨三點。完全無法入睡。我的搗蛋寶貝Lightning貓還在外頭草葉叢中過夜生活嗎?他應該會找到避風的地方吧? 不要多想,再努力睡一會。忽然,我彷彿聽到「答」一聲響,是不是捕貓籠的柵門響?難道是Lightning進籠踩到踏板,所以柵門關起來了?


我立刻跳下床,奔出門去。果然,籠門關起來了,裡面有團黑乎乎的物事!我好高興的輕喊:Lightning、Lightning,是你嗎?不怕,媽媽來了。

掀開覆在籠上的毛巾,低頭定睛望去,怎麼,真的是隻黑乎乎的貓,是那隻讓貓天使林小姐頭痛不已的流氓大哥黑點點,不是Lightning。打架、搶食物,黑點點最在行,現在他又滿不在乎的吃光籠裡的罐頭了。我又失望又生氣,只得打開籠門,放這隻身形龐大、油光水滑的流氓貓出來。他發出奇特、低啞的啊啊聲,表示他吃得很滿意,並謝謝我這個好人放他出來。

我不是像你媽媽那樣的好天使,黑點點,我氣你氣得很,但是我一定得放你出來,籠子才能再度使用,抓我想抓的Lightning貓。

聽完我的抱怨,黑點點滿不在乎的大搖大擺走了。我把原先林小姐放在大門口紙箱裡的罐頭移入籠裡,決定暫不回家,悄悄守在大門花圃邊,看流氓黑點點會不會食髓知味,再度入籠。忙了這一大陣,天還是黑的,而且寒氣襲人。我相信敏感的Lightning要是還躲在斜坡草樹間,一定聽得見我和黑點點鬧出的種種聲響,他說不定正躲在哪裡大睜眼睛望著我們。



斗轉星移,我悄悄坐在花圃邊沿觀望動靜。忽然,有動靜了!隔了一段距離的路對面灌木叢裡竄出一匹貓,是Lightning沒錯。他跑過馬路,鑽到停在路邊的汽車底下,我蹲下看時,他又飛快鑽入前頭一輛車下。我喊Lightning、Lightning來這裡,大門在這裡!可是他卻飛跑過門,一下不見了。我急得一輛一輛車子底下去找,卻那裡找得到他。

不過找得到他的傢伙出現了,是那位當仁不讓的黑點點大哥。我看見黑點點猛一下跑到一輛車底下,下一秒鐘Lightning就從另一頭跑出來,一陣咆哮、追趕,Lightning和黑點點都消失於斜坡下方。我什麼也看不見,只聽見他們在枝葉中打架、嘶吼的聲音。

Lightning、Lightning,你現在知道世界上的貓有千千百百種樣,並不是都像家裡的MoonMoon妹妹那樣美麗可愛。




你現在大概也知道和世界上千千百百種貓相處起來,並不是都那麼平和愉快。




你現在想念嬌俏活潑的MoonMoon妹妹了吧?想念,就甩掉那位活像隨身帶著武士刀的黑點點大哥,回到妹妹身邊吧。



大約清晨六點鐘時,我發現黑點點像酒醉飯足的浪人般慢悠悠現身了。他緩緩爬出斜坡,越過馬路,踏上回家的階梯路。他可好,他這是亂搗騰了一整夜,吃也吃飽了,整人也整夠了,現在要回林小姐家睡白日大覺了。我趕緊爬下斜坡去找Lightning,我要告訴他黑點點已經退場,現在很安全,可以回家。

不過我找不到Lightning。原先他常躲在貼山壁的大叢灌木中,現在我也沒在那兒看到他。我想他累了一夜,大概要躲起來睡一覺,路邊的車子一輛輛有人發動開走,我也該回家收拾一下,就暫停搜索行動吧。

做完早晨的例行工作,送走嘟囔著「我看這次大概不容易找到了」的爸爸,我和小MoonMoon一起在陽台瞭望了一下屋前的斜坡,然後再度出門。



站在斜坡的草樹間,望向一整片浴於晨光中的雜木林,我決定繞路到斜坡下方看看。要是Lightning被黑點點追趕到斜坡下方,跑出這片林子,他會到那裡去?他會想起小時候和貓媽媽住在斜坡下的事情嗎?他會去找小時候住過的隱密地方嗎?

繞到雜木林斜坡下方後,我取出罐頭,邊敲邊喚。 沒有一點回應。 我放眼上下左右搜尋一隻肥嘟嘟的虎斑。沒有真的看到。我的眼睛在天亮以後欺騙了我好幾次,陸續讓我把一塊枯短木、一個破花盆看成了Lightning,現在也在繼續騙我。難道這次Lightning被黑點點趕跑了,我真的不容易找到他了?還是回去吧。在家裡小小的陽台上,我都常常無法一眼就看到躲在枝枝葉葉下的兩隻虎斑,現在怎能妄想在那麼大的花花世界裡看到Lightning?如果他立定主意不要讓我看到,我是不會看到他的。



我又回到家門口 。遠遠看見捕貓籠的柵門關起來了!咦?會是誰在裡面?三步併作兩步趕過去看,籠裡竟是空的,罐頭也沒被動過。真見鬼了,是我沒扣好柵門,因此它自動關上了嗎?我把柵門朝上打開,扣緊,再檢查,真的扣緊了。沒有動物進去踩踏板,柵門應該不會關上才對。先在這裡說說,捕貓籠柵門自行神秘關上,害我把心高高提起的事,在這一天內發生了三次。

無奈的沿著路邊灌木叢踱回去,我又朝下方斜坡望去。這一望,天哪,我看見Lightning了!真的是他,不是枯短木,也不是破花盆。Lightning端端正正坐在一棵大樹斜伸出去的分枝上,前腳併得齊齊的,身體收得緊緊的,畫了深濃眼線的雙眼看起來烏濛濛的,他簡直像隻貓頭鷹。我歡喜欲狂,大聲喊他,又直著喉嚨喊兒子快下樓來看樹上的Lightning。

兒子立刻奔下樓,他驚訝的說:「什麼?Lightning在樹上啊?」

貓在樹上本來不是什麼特別的事,不曉得為什麼,我們遠遠望著樹上的貓寶貝,卻像是看到神蹟、奇景一般,感動無比。我彷彿在確認一件事般的喃喃對兒子說:他是貓啊,他是貓啊,真了不起,他會爬樹。

兒子也彷彿籠罩在天地神光裡一樣回應我的笨話:「嗯、嗯,是啊,是啊。」

也許你想瞧瞧我們當時看見的神蹟、奇景?那麼,請看下圖:


Lightning當時的姿態、神色類似這樣,不過你得運用想像力把他搬離台面,移到空中一根很粗的樹枝上,再在他身邊加上陽光與風,那就差不離了。

感動兩分鐘後,我爬下斜坡,尋到那棵樹下,伸長手給Lightning看剛剛打開的雞肉罐頭。那香味立刻送入他的鼻子,他站起身,沿著大樹分枝走到主幹,主幹也是斜的,他像模特兒走伸展台般,在主幹上慢慢走了幾步,跳下地,然後,不是奔到我的懷裡或罐頭前面,而是嗷嗷叫著一扭身子走開,又走到草叢裡,越走越遠不見了。聽他的叫聲,彷彿他對我和整個情形頗為不滿。啊頑皮貓,你在不滿什麼啊?

已經是早上十點半,我得再度討救兵,請貓天使林小姐幫忙。 我這裡剛爬上斜坡打完電話,就看見那邊黑點點施施然走下階梯路,大搖大擺朝這邊走過來了。 哼哼你睡飽啦?又想來吃罐頭啦?我已經跟你媽媽告狀了,看你媽媽怎麼處置你!

黑點點的媽媽,也就是林小姐,很快也由階梯路走過來了。黑點點一看見媽,就哼啊哼啊的在她腳邊磨蹭撒嬌,一副乖寶寶狀。牠是個雙面貓,背著媽媽,耍刀耍槍,什麼都來的。牠媽媽,也就是林小姐,對此十分瞭解,她說:「我們要先把黑點點抓起來,不讓牠攪局才行。抓起來以後,還要關著牠,直到抓到Lightning。」

不過黑點點十分警覺,要把牠抱起來一路走回家是不可能的任務,「要用捕貓籠。」牠媽媽說。於是我們把捕貓籠提到黑點點身邊,牠聞到裡頭的罐頭香,賊眼一亮,即繞捕貓籠一圈,慢悠悠踏入籠門,走進去。踩到踏板後,籠門啪搭關起來,牠也只是鎮靜的抬頭看看,毫不緊張,因為牠的貓生經驗太豐富了。

等黑點點三兩下吃完罐頭,林小姐提起籠子帶牠回家。過一會,她帶著空的籠子回來,對我說:「有些貓很容易抓,有些貓很不容易抓,Lightning是不容易抓的貓,所以,......」

所以,她提出新的捕貓策略。時間,已是中午,大家都被黑點點和Lightning搞得疲累不堪了吧?我們休息一下,再來實施新的策略,捕捉那不知躲在何處的壞貓。

5 意見:

  • flor 提到...

    太精彩咯!一方面心情跟你一同起起伏伏,一方面也捏了一身冷汗。期待結局~

  • Sonya 提到...

    我知道,你是覺得反派角色黑點點大哥很精采吧?可惜當時我慌慌張張跑來跑去,沒辦法也沒想到拍照片,自家二貓的照片還能找些現成的來湊數,黑點點大哥的就變不出了,只能請大家看文字想像。謝謝!

  • 牧兔人 提到...

    「昨夜星辰昨夜風」、「今宵夢醒何處」
    好美的標題,頗有畫面、意境悠遠...
    很喜歡看您寫故事,描寫生動、美麗
    其中更有一匹有點壞,但又深得人心的主角貓
    :lightning哥哥,不時地牽引讀著的心,跟著他一同躲藏、一同爬樹、一同坐在草叢斜坡上,迎著風,仰望暗夜中的點點繁星...
    或許是天上的星星勾引lightning奔出溫室愛窩。也或許是想讓風吹亂他原本乾淨美麗的毛髮,好展現他不一樣的男性雄風,就是要不一樣嘛,怎樣!
    結果夢醒時分,發現身處異地,還瞥見一隻虎視眈眈的流氓點點,讓原本寧靜的星空夜、沁涼夜晚,變得危機重重、險象環生...
    這夜變得不再美麗了,他不能享受,也不能睡覺,因為蟋蟋窣窣的草叢中藏著一雙可怖且發亮的眼睛...lightning得提高警覺了。
    那風兒一波一波的吹彿,lightning的眼睛漸漸迷糊起來...e

  • Sonya 提到...

    真好,你注意到文字處裡的各處細節,也謝謝你留意到標題。原詩為「今宵酒醒何處」,因為lightning和我皆非善飲之輩,所以將酒醒改為夢醒。下一篇也會以詩句作篇名。

    關於黑點點大哥,最近不知何故,很少看到他。大概他的勢力範圍太廣大了,那裡有事,他才會在那裡出現?若看到他,我也希望能拍到他。現在只能請你再去「貓咪寶貝兒呢?」那篇看看,第二張照片裡就有他的雄姿,雖然他的招牌---嘴角的大黑點沒照清楚,不過多少可看出他那副滿不在乎的大哥樣。對不住,先這樣嘍。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