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見聞追想錄抽屜舊稿──一篇以同情心為主旨的作文

關於孩子的作文,最近這裡刊出了兩篇抽屜舊稿,我還寫過下面這一篇,譜成了我的作文三部曲。這一篇是實戰,講我陪伴小學時代的兒子寫一篇作文的經過。現在的爸爸媽媽還會經驗這樣的事嗎?

隱身術

Lightning好像不見了! 有時候,家裡的人會慌慌張張跑來跑去,然後憂心忡忡這樣說。 不會吧?我總是安慰他們,應該不會的,Lightning有年紀了,不像以前那樣衝動愛亂跑,他多半是躲在哪裡,說不定是床底下,或陽台角落......不用去叫他,叫他他也不理的,你越叫他,...

天地一巨貓

忙著家事,半天沒看見Lightning貓先生,原來,他在陽台, 他在陽台睡覺。Lightning,你不聲不響,在這裡睡覺啊?你真好命啊!我說。 聽我這麼說,他立刻切換到撒嬌模式,扭來扭去說,媽媽,你看見我啦?來啊來啊你來啊~

見聞追想錄----老師

二零一一年八月,我和文庭澍、秦葆琦、許建崑、陳安桂等好幾位就讀東海大學時師從朱龍盦老師習書法的同學,懷著近乎回返原鄉的心情,相約去歷史博物館看老師的「105歲書畫紀念展」。

英俊又滑稽

十年前,Lightning貓先生方來到我家,全家人就逐一被他迷住了, 他那描著眼線的大眼睛,他那靈活矯捷的身手,他那非人間的神奇氣質,打動、虜獲我們的心。

紳士貓的決定

是日也,陽光靚麗,有花初綻,本該歡喜才是。 不過,Lightning貓先生出陽台,發現一事,十分驚訝,頗為不悅! 怎麼?她也出來了?比我還早,而且佔了我的好位置!

好心好意

Lightning貓先生是一個心胸有點狹窄的貓,別看他常常好似在渾渾噩噩的睡覺,其實他總留著一隻耳朵沒睡,留神聽我跟MoonMoon貓小姐在做什麼,說什麼。 有時候我看MoonMoon貓小姐可愛,跟她多說了幾句好話,忘記Lightning貓先生有那心胸狹窄的毛病,忽然發...

見聞追想錄抽屜舊稿----他們都不會作文─除非能夠掉進兔子洞

在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品「愛麗絲漫遊奇境」開卷第一章「掉進兔子洞」的第一段裡,愛麗絲很無聊的陪姊姊坐在河邊,她偷眼一看姊姊正在讀的書,心生一念: 「真不明白,一本沒有圖畫,又沒有對話的書能有什麼用?」

見聞追想錄抽屜舊稿----他們都不會作文?!

已經長大的兒子最近看了幾篇我的抽屜舊稿後,一再提起「有冬冬作文的那篇」,說好想再看。因此我整理出來,放在這裡。 八月,是我和兒子的生日月。此時重看因兒子而寫的舊文,特別有感覺。 舊文如下:

夏日輕歌劇

農曆大暑日的早晨,擅種菜的建築師芳鄰拿來一大把剛在他菜園子裡摘下的空心菜,菜葉水淋淋的,滿是朝露。我用指甲掐一下根根都好粗的菜梗子,竟然也掐得斷。那麼,午餐的菜單就出來了:菜葉子摘下來,油鍋裡放點蒜清炒一盤;菜梗另切小段,配絞肉和薄切豆干,拌炒豆豉,又是一盤,下飯很香,那是媽媽的...

見聞追想錄----燒餅和肉圓的故事

燒餅是我從小吃到大的點心。小時候在菜市場外頭有位江蘇老鄉用汽油鐵桶烘烤燒餅賣,他賣裡面放砂糖的橢圓甜燒餅,和放蔥花的圓形鹹燒餅兩種。我特別喜歡鹹燒餅,我家人多半也是,但爸爸喜歡甜食,所以每次買總會買幾個裡面砂糖都烤餳成漿的甜燒餅甜甜他的心。 跟著老鄉喊燒餅,正式的名稱應...

芒種、夏至、小暑、大暑......

陽曆六月份,節氣芒種、夏至那段時候,我問家裡二貓還好吧?熱不熱?問了好幾遍,MoonMoon貓小姐才從她貼近天花板的衣櫃頂或書櫃頂盤據地,勉強睜眼望望居下位的我,嗯一聲,就繼續睡,不答腔。我看那裡光線不太強,且窗外進來的風讓房間的空氣流動,應該並不悶熱吧。

花好看

這是前一陣子的事情,聽Lightning貓先生說說: 一陣子不見的大哥哥又回來了,他一放下行李箱,到處追著我和小Moon,又到處看看家裡,然後說:我們家怎麼這麼花啊?房間裡本來有百葉簾,還又掛上花布,視覺好亂! 媽媽說百葉簾擋不住西曬的大太陽,加一塊花布,屋裡的光線...

想起「見聞追想錄抽屜舊稿----澎湖去來」

最近有一社會團體想到找我跟人對談戒嚴時期的記憶,對談的時間是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五日。但是我不會談話,針對設定話題,尤其覺得談不出什麼特別的東西,也剛巧預定要對談的那天,家族裡有事,我得參加,於是順理成章婉拒了不知要怎麼談的對談。 不用談了,心裡一鬆,就想起一件事,關於一篇舊文的...

見聞追想錄----包包和雨傘的故事

老友從國外返鄉,與老同學見面,大家閒走街頭,又坐下聊天,忽然她問我:為什麼每次你都像要去流浪一樣,隨身帶這麼大的布袋包包,不重嗎? 只在台北出沒的我說,不重,習慣了,帶個小包包就會覺得有什麼該帶的東西沒帶,不安心。

共享好時光的方式

天氣多好啊,MoonMoon貓小姐說,外面開了幾朵花,都是因為有好太陽啊! 有好太陽,我也要來曬曬毛,開開我這朵貓花~ MoonMoon貓小姐就一骨碌倒在欄杆上,

新建築,舊箱居

近兩三年,一進我家門,就會看到一堆紙箱迎賓。運氣好的話,還會看到紙箱上有位貓小姐。她若喜歡你,就會扭來扭去要你注意她, 或拍拍她,

好日

好日,好日花發, 如此晴暖亮麗,貓都到陽台來了。但是Lightning貓先生不急於走動賞春,他一屁股坐下地, 左右看看,瞇眼說,媽呀,你說你理想的陽台就是讓我和小Moon妹覺得像叢林一樣,可以躲可以玩的陽台,可是,這樣像叢林嗎?叢林裡會有這些破花盆、爛東...

好貓來相陪

Lightning,MoonMoon,你們最近怎麼不來樓下了啊? 我們家爸爸最近好幾次這麼問家裡二貓。 二貓充耳不聞,自管自忙著貓事。 你們忘記樓下書房很好玩了啊?我帶你們去好不好?爸爸繼續追問了好多遍。

見聞追想錄----曾經年輕

算起來,不大在外頭參加活動的我,同美麗島時期的老朋友蔡有全已經好多年沒見,想不到,他才六十七歲,卻讓先生陳忠信,我,和其他朋友開始要追思他了。 蔡有全上年紀後,人胖了----坐在殯儀館的悼客席上,看著前面放映機播放他生前的影像,我暗自數落他:多半是胖了,心血管不太通,又...

好萌啊!

家裡買了新的電器,紙箱都不能丟掉,紙箱不論大小,都有愛用者惠顧, 或者鑽進去,窩進去,或者跳上去,躺下來。紙箱妙用無窮,絕對不能丟,直到它實在太髒、太破,才一咬牙丟出去。

景美地區貓代表

穿過台北市景美地區這一帶縱橫通連,尋常但乾淨的巷道,忽一轉,進入一條短短衖堂,走到底,就能進入兒子的工作室。 這一區,原先我一點都不熟,但是經常來去,竟越來越喜歡,一大原因是:這裡有貓駐守。

見聞追想錄抽屜舊稿----主婦吟

最近很多人在談清貧思想,也有人身體力行,過清貧生活。敬佩之餘,我在家裡也開始想:我過的生活,有沒有一點清貧精神的光輝? 好像有一點。比方說吧,客廳窗下這款沙發椅,一式有四張,是結婚之初在高雄賣拆船貨的店家買的。外罩的花布椅套歷經多年拆洗而致破損,已經更換過三套。每回套子...

春天來洗臉

春天風日好,Lightning貓先生不放過好風日,一早就至陽台,好半天不進來,不知在忙些什麼。去看看他! 原來,他在洗他的俊俏貓臉。手手先舔濕了,然後細細的抹臉,

見聞追想錄----廚房紀事

我經歷過幾個廚房。最早,小時候日本式平房裡的廚房,也清楚記得。 那個廚房,有很大的窗,面對後院;有很大的水泥砌洗滌水槽,足以容下炒菜大鐵鍋;有大人半身高的赭黑色冰箱,每天早上送冰人會送來用蹈草薦包著的晶亮方磚大冰塊。那個廚房,原先還有燒煤球的爐子,後來改用瓦斯爐,瓦斯桶...

有一天

有一天,用舊相機記錄的一天,大家都好美麗。我是說我家的貓小姐和貓先生。先看MoonMoon貓小姐: 她平伸一手,彎折一手,寫意趴臥臨窗櫃台上,神情有些放空。然後她放話了,盯著我看什麼啊?喀嚓喀嚓幹什麼?不喜歡,走貓!

陽台月亮花

我在陽台看過很好的月亮。曾經月色好時,滿陽台都籠照於銀亮月光裡。但這兒說的是大白天開的月亮花。而且最近常常開,不時開。太好了!我好開心。 對,我說的是芳名MoonMoon的月光小姐。

見聞追想錄----修行

有位朋友聽我說了很多貓事之後對我說,養貓也是你的修行。 怎麼會!只是養貓,養兩隻毛孩子而已,怎麼算修行?我說,我家先生倒說我上輩子可能是住上海的一個虐貓人,這輩子就變成貓奴在台北贖罪,被貓欺負。

不用擔心我!

Lightning,嗨~Lightning,你不會掉下去吧?看起來有點危險...... 真的有點危險噢~你要不要往裡面挪一挪? 嗚嗚唔~Lightning貓先生打著呼,

睡覺這件事

我有時候會聽見人類談到這種事: 你都幾點睡啊?這麼早? 什麼?你這麼晚睡?會不會太晚了? 你睡不好,會失眠? 下午不要午睡,晚上會比較容易睡著......

見聞追想錄----禮物

從前我並不特別喜歡夜來香,覺得她的香氣好濃,太濃。最近我卻忽然喜歡起夜來香,起因不是夜來香本身,是她呈現於我面前的方式。 那日天冷,友朋聚會,一位多時不見的朋友送我們一人一盒她手做的護手膏。多好啊,我冷天即乾裂的手正需要呢!

尾巴!

我從以前就知道,Lightning貓先生說, 尾巴是個很長又很麻煩的東西,他還老是黏著我不放! 我常常要用心用腿用腳把它壓著,不讓它亂動,但只要我一鬆腿,一鬆腳,一不小心,它就會自己動起來!

見聞追想錄----人生得遇,靜靜相陪

朋友遠遠從林蔭道上走來。人瘦了一圈,衣服都變鬆了。不過她精神還是很好,遠遠就笑著,朝我直招手。 我說你瘦了,還好吧?

天冷也要去陽台!

冷冷的日子,Lightning貓先生楞楞趴臥在陽台竹花架上。 我說,天冷呢,那裏也沒有曬到太陽,你不進來嗎?屋裡面比較暖。 聽我問,Lightning貓先生坐起身,幾步起落,改坐在竹花架對面的木花架上,他說沒什麼冷的,我有一身毛,不怕!

一天吃九頓

人家問我一天餵貓吃幾頓的時候,我常常很不好意思回答,就含糊回答:不一定,很多頓...... 是真的,不一定,很多頓。 每天幾頓不一定,但是每天都很多頓。我在家,只要二貓跟我說他們想吃了,我就會去餵他們吃。也就是說,他們想吃,就有的吃。我們施行的不是倒一大堆餅乾在貓碗裡的任...

見聞追想錄----媽媽的味道

兒子在倫敦居處燒飯,興致勃勃說要燒咖哩。 咖哩好啊,我說,好像好多人都喜歡,你常常一起吃飯的同事、朋友應該也喜歡吧。 奇怪!燒好吃罷,兒子空時又傳訊來說怎麼搞的,媽~我燒的咖哩,味道跟你燒的就是不一樣,你到底是怎麼燒的?那麼好吃。 怎麼燒的,我跟他說了好多次了,就再說...

見聞追想錄----採集過年

路上來來往往的女人都提著、揹著大包小包。是要過年了,女人的心裡彷彿響起警鐘,提醒道:家裡米夠嗎?油夠嗎?米酒不夠用了吧?冰箱裡裝的菜夠吃嗎? 這警鐘,一代一代的女人都聽過,可能響自遠古。

花好貓圓

我常坐在電腦前面,家裡二貓常睡臥在我旁邊,像這樣: 這位是Lightning貓先生,他或趴臥在電腦旁邊,或縮著手手,頂著屁股,扭著脖子,睡到電腦後面,

月光之路─試寫鄧麗君

我見過鄧麗君本人,在高雄的華王飯店,和家人飲茶的時候。當時,我還在讀高中,似剛破殼探頭看世界的傻愣小雞雛。鄧麗君跟我差不多大,已經是常在電視上出現的名歌星,她的歌聲雖然甜潤柔軟,卻有穿透力,總繚繞在街頭巷尾。

哈囉,我在這裡,別想抓我!

哈囉,我在這裡, MoonMoon貓小姐在後窗窗沿上說,我在這裡,你們可以好好看我, 可以好好跟我說說話,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