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年過好啦!

2008年2月23日 6 意見


不曉得是Lightning貓讓MoonMoon妹妹靠,還是MoonMoon妹妹讓Lightning貓靠,總之二貓過好年啦!

我們從陽光晴好的南部過好年,回到雨霧濛濛的台北,一進家門,就看見Lightning貓目光灼灼,面朝大門,趴在沙發椅背上 ,那肢體語言的意思是他早已聽到我們的聲音,在等著了。




緊接著,他跳下地,走過來,聞我們的褲腳,聞我們的行李包,然後,他就黏在我的腳邊了,我走到哪,他跟到哪。我蹲下來摸他,他就地一倒,呼嚕出他的歡欣喜悅。

MoonMoon呢?那位據悉要倚靠哥哥度過寂寞年關的貓女,睡得正好,好像也沒有意思要跳下臥榻歡迎我們。她擺出女王的姿態說:你們平安回來啦?辛苦了,平身。


大哥哥過去摸摸她說:MoonMoon,你很好嘛,怎麼不出來看看我們,迎接我們?

MoonMoon女王說:有必要小題大作、大驚小怪嗎?你們只不過是去過個年,又不是去打仗,也沒有發現新大陸。 我現在想要理理毛。


理毛很重要。而且女王說的是,我們完全沒有為女王陛下立下什麼豐功偉業,就這麼回來了。於是大哥哥摸摸鼻子退下,滿屋子去追Lightning貓。Lightning貓本來黏在我的腳上,不怎麼想讓大哥哥追上虐待,看在幾天不見的份上,就勉力讓大哥哥抱抱,還讓他套牢不斷搖來搖去的大尾巴,研究裡面的自動裝置。


大哥哥滿意了以後,即打電話聯絡過年這些天來家裡照顧二貓的同學阿祐,問問二貓的情形。阿祐說:「他們跳來跳去把家裡搞得有點亂,我不太曉得怎麼收,沒關係吧?」

當然沒關係,他保護二貓平平安安過了這些天,已經太感謝了。在由南部回來的路上,二貓的大哥哥還幻想著我們回到家會不會看見這樣一幕:天寒地凍的,阿祐著急的拿著貓籠站在路邊叫喚二貓「回來!回來!」

阿祐又說:「還好你們回來了,不然哥哥大貓可能要得憂鬱症了。這幾天妹妹小貓倒還不錯,我跟她玩,她玩得很高興,她還會跟我頂頭撒嬌呢。我餵她吃,她也吃很多。大貓就不跟我玩,他都很鬱悶的坐在旁邊,瞪著眼睛看我們。他也吃很少,每次吃一點就走,小貓就去吃光他碗裡的餅乾。直到今天早上那一頓,他大概很餓了,才自暴自棄的狂吃起來,吃完也不理人。」




原來如此。阿祐證實了我原先的猜測:看來弱不禁風的嬌滴滴MoonMoon,其實是很能適應環境變化的百變女王,看來雄壯威武的大剌剌Lightning,反而是不喜歡環境改變的老實男寶寶。有時候若你運氣好,會聽見家裡有個小孩發出嬌軟得能融化你心的「嗯~啊~」聲,沒聽過的人一聽可能不知道那是貓發出的嬌聲,知道是貓之後可能不會想到那是男生貓在撒嬌。「嗯~啊~」,那是我家雄壯威武的Lightning貓在對幸運的人,多半是媽媽,撒嬌撒賴。他大哥哥第一次聽到時,不敢相信貓會發出那般柔軟嬌美的聲音,更不敢相信那般柔軟嬌美的聲音是出自Lightning貓巨大的身體,他覺得太不相稱了。

所以你知道了,我家黏媽媽的貓男生Lightning嗅到空氣中一絲不確定的不尋常因子時,會十分敏感,他會動員全身細胞抗拒那絲不確定的不尋常因子落實、定位,要是抗拒不成功,不確定的不尋常因子落定為事實, 他就滿懷疑慮坐遠遠瞪著大眼睛,或乾脆老實不客氣的躲起來。他多半躲在冰箱後面。MoonMoon小姐呢?哥哥疑慮警戒的事,對她而言多半不成問題,例如送瓦斯的先生來時,MoonMoon小姐不是照睡大覺不抬頭,就是跑到廚房殷殷問候:你好嗎?好久不見了。瓦斯桶很重吧?

當然,那種時候你是看不見Lightning貓的影子的。早在門鈴響時,他腦袋裡就亮起紅色警戒燈,通知他的四條飛毛腿趕緊奔到冰箱後頭。

所以,過年我們不在家,MoonMoon小姐就是我們家的小主婦,她發揮社交長才,跟客人阿祐哥哥聊天、遊戲,或類似下圖這樣千嬌百媚躺在地毯上向他撒嬌,博他歡欣,讓他高興。



要是有天我們不在家,你來我們家,很可能會看見MoonMoon小姐出來待客,她會有禮的請你坐下,和你聊天:不好意思,你那麼遠跑來,這家的人類卻都不在。請問你家有沒有貓呀?有幾匹?我家除了我,還有一個貓哥哥,他比較木訥一點,現在正在廚房裡,不想出來......



看她這般得體寒暄,應酬自如,你一定想不到客人回去以後她在家人面前顯露的另一面。前頭不說過她是百變女王嗎?我們家爸爸也常批評她是「古靈精怪的刁鑽黃蓉」。這裡要講的另一面,不曉得該用矜持還是假仙來形容。舉一事為例來說明吧:

二貓都喜歡到二樓書房去玩,為此我特地買一大型可揹提袋,方便一次帶二貓經樓梯間去二樓。使用一陣子以後,我只要問Lightning「要不要坐袋袋去二樓呀?」Lightning想去就會立即跑進大提袋趴下,等我帶他去。多半他都會明言想去,我們的溝通十分單純、直接。MoonMoon小姐的行事風格可沒這樣簡單,問她她就跑,明明她想去,也說不想去,她要你去追她捉她。捉到她以後,她就在空中踢手踢腳,尖叫著:不要,不要,不要勉強我!

好像我們要害她似的。反正她就是要人覺得她是萬分不得已的,她其實是不想去的。若你聽信她的話,放下她,只帶Lightning哥哥去,過一會再回三樓看她,她很可能正跑前跑後,無比哀怨的叫著:哥哥呢?哥哥呢?哥哥到那裡去了?




這種明明要,偏偏說不要的作風,你說是矜持還是假仙?我常常好氣又好笑,罵她:你這小黃蓉、小女生,心思怎麼這麼複雜啊?看到這裡,你大概也知道了,我們過完年回到家那一天,MoonMoon小姐在臥榻上理完毛之後,即伸個懶腰,跳下臥榻,步出房間,好奇的看我們在幹什麼。當然,表面上她是不理會我們的,她只是出房動動腿腳散散步而已。

過了一個年,我家心口不一的百變女王還是百變女王,心口如一的老實男寶寶還是老實男寶寶,且聽他們一邊打架,一邊講講他們的心聲吧。老實男寶寶說:年過好啦!我好高興啊!我看到媽媽就不憂鬱了,連那個會捏我尾巴的大哥哥跑到床上摟著我一起睡覺,我也覺得不討厭、沒關係、很舒服。



百變女王說:年過好啦!我沒什麼高興不高興的,不過看到閃電哥哥不再愁眉苦臉陷在黑霧裡也好。哎哎哎,不怎麼好,他一有精神,力氣也來了。好討厭啊你,抓我抓得這麼用力! 我不跟你玩了啦!

6 意見:

  • Sonya 提到...

    哈哈,為什麼會這樣?我還在想,想到什麼再說。

    又,有機會養個男寶寶吧,那種憨,那種直,妳一定也喜歡。

  • 匿名 提到...

    因為某些個人情感因素,我雖然還是非常愛貓,但是對於【救流浪貓】這個議題的可能輕易走入偏執狂熱十分反感,不會再寫任何相關文章了。
    除非,有一天我又養了貓,幫我的貓寫日記。
    倒是我最近會演一齣舞台劇【陰道獨白】,三月中,在市政府二樓,希望你和農友們能夠組團來捧場。我覺得女人都該看這齣戲,享受現場女性能量的正向展現。細節介紹請參考
    http://balas.typepad.com/balas/2008/02/post-22.html#more

    今年,萬芳也參加演出,演村莊(戰爭)那一段。她好認真喔。

    丁凡

  • Sonya 提到...

    丁凡:我想你的反感也是一種不忍,也許有天你會找到切入點好好以文字處理這個議題吧?我很感興趣,也很期待喲。

    謝謝你告訴我們舞台劇訊息,會轉告農友姊妹們。先為你拍手。

  • Balas 提到...

    喔,不是因為【不忍】而不寫。
    是因為【不忍】,在我的部落格寫了那篇文章之後,惹來一身腥。現在不想幫自己惹事了。原來,說真話會被當箭靶。
    如果自稱愛動物的人可以對【人】這麼粗糙,那麼,我是不想與之共舞的。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