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偶然開的花

2008年10月11日 2 意見
擅長園藝,家有繽紛美麗陽台大花園的表姊夫,最近與表姊同來我家坐坐,他在我家陽台門前隨意張了張就點了幾樣名:「噢,你有仙草、紫蘇、石榴、百香果、七里香......」然後他說:「你這陽台怎麼這麼多草啊?像這龍葵,到處都是......」

確實,到處都是。我這陽台在到訪的親朋好友看來,大概是這種感覺:





草盛花疏,顛倒錯亂。也就是說,配置無主從,放眼無焦點。嗯,焦點有的,是這匹花盆裡的大貓。另外還有一個焦點,在欄杆上:


看見了嗎?小花姑娘在睡覺。而且這兩個焦點會移動噢,大的那個,到地板上來了:



小的那個,也到地板上來了:


不過我不應該轉移談話的焦點,對了,龍葵,那不請自來,到處都是的龍葵,它葉肥花開的盛貌是這樣的:



小朵白花雖不起眼,但那翠生生的葉片趁鮮嫩摘下一把,丟入豆腐湯、肉湯裡面燙一下即可食,有點清苦味,滿爽口的。所以,我跟表姊夫解釋,這一株株自己從花盆裡冒出來的龍葵是老天爺送我的蔬菜,噢,還附贈水果。花間葉下那一球球小果實熟透黑紫時,隨摘隨吃,清甜多汁。這些,都是免費的,不吃可惜。我不吃的話,蟲要吃,會把葉子咬出一個一個洞。待一株株龍葵被我和蟲子吃得差不多,且莖老葉衰時,我再剪除老莖,陽台看起來會比較清爽一點。不過不久以後,又會這裡一株,那裡一株的滿陽台都是。

嗯,嗯,表姊夫點頭,還說龍葵其實不錯的,是藥草,好像可以強肝利尿。

呀,呀,這回換我點頭,可不是嗎?我這看來彷彿失控的陽台花園,其實是果菜園,是草藥園,不可小覷的。

再說花嘛,我這果菜園、草藥園裡也不是全然沒有,春天的時候,這不是?


成簇淺紫的是紫花醡醬草,白色小星星狀的是山素英。前者也是不請自來一族,後者第一年種下時不怎麼樣,想不到第二年春天就發了,長長蔓生的枝條上不斷發花,謝了開,開了謝,熱鬧久久,清香沁脾,真是讓人驚喜的演出。

有些花像這盆螃蟹蘭,掛高處幾乎都忘了她,只偶然想起給噴點水,竟然也會忽綻放起如玉的瑩潔花朵,提醒你她的存在:


不呀不能忘,油點百合也說不能忘了她,春日裡一開就開很多、很久:


還有這滿陽台開花結子,交叉縱橫,搴衣拂裳的台灣人參,是要忘也忘不了的自來要角:



我陽台上還有會搬家的花,去年在那盆開得熱鬧,今年卻遷至這盆來開看看。非洲鳳仙就是此道好手:



盆裡的正主兒是一小株秀氣的南天竹,無端卻讓霸道的房客搶了顏色。眼看那野性的豔麗喧賓奪主,我卻不敢移除,只能怯懦的想,等妳開完花再說吧。像這般花盆裡頭正主、配角亂了套的狀況,在我家陽台並非特例。我倒不是像一首老歌「初戀女」歌詞說的那般:「你牽引我到一個夢中,我卻在別個夢中遺忘了你」。通常我也不會「終日我灌溉著薔薇,卻讓幽蘭枯萎」。我不是那樣壞的人,我只是常常覺得雜花野草這些配角也挺美的,任其長長看也好哇,這一放任,就會鬧得百草競生,諸紫奪朱,不可收拾。像這一盆紫白雙色茉莉,在春天來時,跟別人家的紫白茉莉同步開放,讓我好生感動,可是她的盆土裡還有黃鶉菜、小龍葵掙出頭來,那抽芽開花的生猛勁兒也叫我感動,我就,我就同步灌溉盆中所有植物。一直到了有一天,有人告訴我「你這陽台怎麼這麼多草啊?」我大概才比較能狠下心,拔掉一些草。



進入我家門,來到我陽台,遭我胡亂整治的植物,有點像被錯愛、溺愛的人,開花,不是必然,是自然賞賜的偶然。欣賞的時候,有些慚愧。








請你欣賞偶然開的花,





以及跳躍於偶然之上的焦點。

2 意見:

  • Connie 提到...

    呵呵, 比起工整的花園, 我更喜歡你這種隨意自然的陽台,
    相較於精心整治出的美麗, 不經意展現的繽紛不是更令人驚喜嗎^^

  • Sonya 提到...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或者說,這麼自我安慰的。

    不過,說真的,在美的表現這方面,隨意自然的美,我覺得更勝於工整之美,只不過,隨意自然與凌亂蕪雜只是一線之隔,需要很小心的不讓超過那條線,也就是隨時需要以人力配合自然之力。我的陽台,經常徘徊於線上......或者應該誠實招來,就是在凌亂蕪雜之境無疑。置身此境,自然之力常讓我驚喜感謝。

    感謝你的共鳴。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