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2011倫敦十日談----第三天

2012年3月3日 7 意見
氣溫下降,10˙ c 。幸好我帶了長大衣來。

這種天氣乾冷的早晨,我內在的時鐘依舊與陽光連線,七點多即腦袋清明的起床梳洗,下樓準備簡單的早餐。取出兒子昨晚搶購得手的法國土司,烤一下,一面在爐上燒水,一面在櫃子裡找到兒子的紅茶包,在冰箱裡找到他的奶油。一杯香濃熱紅茶,三片薄焦烤土司,安靜的時光,讓我覺得人生美好。一路走來的生活,讓我懂得品味此時此刻的甘美。而兒子櫥櫃裡便宜紅茶包的味道,隨著茶湯入口,味蕾立即把它定位為順口提神的醍醐味,此後幾天,我竟然可以不喝咖啡過日子,只要有這英國紅茶就好。有時候在外頭,我可以叫杯咖啡的,但我卻選了紅茶,自己也覺得奇怪。也許,我的身體已經認為英國紅茶就是幸福的滋味。



今天的重要行程是參觀兒子的學校Royal College of Art ,皇家藝術學院。前一年兒子碩士班畢業時,我曾經計畫要來參加他的畢業典禮,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成行。後來看兒子寄的影片,有位義大利同學上台領取學位證書時,由義大利來的整個家族幾十個人一大團站起來鼓掌喝采,其他各系的台灣同學也都有爸爸、媽媽、姑姑等家人在台下觀禮,好像只有兒子,上台領完證書,台下沒有家人為他鼓掌。但是兒子的朋友同學非常好,畢業典禮後他們在學校的慶祝酒會上打開skype,圍著兒子跟我講話,舉杯叫我跟他們一起開心。

我是開心,但內心還是有遺憾。

今年的金秋十月,一點兆頭都沒有,忽然間,大家就決定了要我利用先生的飛航點數來倫敦玩一趟。



於是在倫敦的金秋十一月,我到了倫敦。







於是在這個金秋的早晨,我同兒子坐上公車,前往他的學校RCA。

不過,學校還沒到,兒子就領著懵懵懂懂的我提前下車。站在市街上,兒子說我好不容易來了,要幫我補些行頭,然後抓著我一頭鑽進路邊一家服裝店ZARA!

一個鐘頭後,我們出來又站在市街上時,手上多了一個紙提袋,裡面是一條雙面的毛線大圍巾,和一個可以斜揹的深藍色大包包。兩樣我都喜歡。我就提著大紙袋,隨兒子走進一片大園林:肯辛頓公園,Kensington Garden,然後斜斜穿過園林一角,往學校的方向行去。



啊,這大面積的林木草地真是好,讓人心眼都開了!



這是星期天的早上,很多人來公園跑步,溜狗,帶著孩子玩,或者像我們一樣閒閒散步穿過公園,







公園裡面最忙的大概是在草地上不停跑來跑去的松鼠吧,



啊,爬上樹了!



松鼠的家好雄偉美麗啊,去看看。這金黃一片的大樹好像是一種楓樹,





不曉得住在大樹上頭是什麼感覺?





兒子說他有時候也會來公園跑步。嗯,很好,我說,我覺得英國男人一般好像都不胖,勁瘦有型的蠻多,大概這個懂得自制民族的男人不喜歡自己變胖,常常運動,也不狂吃大吃。至少我在倫敦還沒看到一個胖男人。嗯,我應該公平一點,我在倫敦也還沒有看到一個胖女人。

兒子說,我是要說躺在樹底下的感覺很好,有時候我跑了一陣,會找棵大樹,在底下的草地一躺,透過枝葉看天空,聽各種聲音,想想事情。

這可是在台北成長的兒子長大後不曾做過的事,躺在大樹底下!倫敦,會讓兒子去草地野餐,去樹底下躺著看天空,聽聲音,想事情!這是一個會製造詩人、藝術家和哲學家的城市。



慢慢說著話,我們出園過街,走近兒子的學校。


我背後那棟黑烏烏的樓房就是兒子的學校RCA。出了很多有名設計師的學校卻不怎麼起眼是吧?據說起造的時候,倫敦的建築都會因為煤煙而變得黑烏烏的,所以學校當局就決定乾脆用黑烏烏的建材來蓋學校,不料到如今,倫敦已無煤煙問題,所有建築看起來都白刷刷的很乾淨,就只有RCA的校舍看起來還是黑烏烏的。

你相信這個故事嗎?這是流傳於RCA學生之間的故事。

RCA是設立於1837年 的學校,頗有歷史了,但現在的這個校名是在1896年改定的。那麼,二十世紀風格的黑烏烏大樓是在哪年哪月,校史的哪一階段蓋的?有待查考。

我的RCA畢業生帶我由這扇學生常走的後門進入學校,


後門口放了很多推車式大垃圾桶,和成包成捆待回收的紙類、塑膠類等廢棄物。這棟建築物裡面的人每天都在跟各種材料、各種設計構想奮戰。星期天,也有不少人在裡面苦鬥。進去看看。

我們先坐電梯到高層,再慢慢走樓梯一層層往下參觀,



媽,兒子說,你後面那棟有玻璃頂的紅磚圓形大建築,就是很有名的亞伯特廳,它是音樂、運動、馬戲、電影......各種表演的場地,很多文化、藝術和商業的活動都在那裡辦,我們的畢業典禮也在那裡舉行。裡面很堂皇的,下次我帶你進去看表演。

好,我說,一面很有信心的點頭。這時候陽光破雲直射大地,天啟!兒子輕呼著,趕快拍他最喜愛的天啟畫面。



我的思緒繼續轉動:一定要再來。底下這一大片櫛比鱗次的肯辛頓區,有帝國理工學院、皇家音樂學院和許多博物館,這一次雖然會去參觀幾處,但怎麼參觀得完?下次一定是要再來的。





兒子帶著默默計畫著未來行程的媽媽,打開一扇門進去。這就是我們上課討論,發表作品,接受批評的大教室,他說。





是嗎?我敬畏驚呼,那我也要來坐坐,揣摩一下學生被考驗、被挑戰時的心情。





有人說,這個學校不是要把學生從80分提升到90分,而是要把學生從90分提升到91分。感謝我不認識的老師為了這一分而付出的努力。

兒子笑了,他說走,我帶你去看看別的地方。


噢!







噢噢!

學校開有工業設計、汽車設計、玻璃及陶土設計、珠寶及金工設計,以及織品、繪畫、印刷、攝影、建築、動畫等好多碩士課程,大樓裡面迷宮般的動線引人進入或經過一個個奇幻的洞穴,也就是工作室或工廠。熟門熟路的兒子指點我看種種機械和工具,試著讓我了解工藝是怎麼運作的,設計是怎麼實現的。噢,這樣啊,我小小聲的說,一面想起好像是不久以前的一個畫面:我牽著六歲兒子的小手,走進尚未開學的寂靜小學,沿著走廊,沿著樓梯,繞著花台,繞著水池,我指點給他看學校裡的這樣、那樣。這是你的學校喲,我說。

這是你的學校喲,我感動的說。

對啊,長大了的兒子笑著應我。

圖書館、餐廳、展覽廳和老師辦公室也都參觀過以後,離開學校,與亞伯特廳合影。在這裡,我放下了沒能參加兒子畢業典禮的遺憾。因緣具足,事情方能圓滿實現。我深深的感覺到,這一次來,要比那時候來好。想這亞伯特廳,當年是維多利亞女王的夫婿亞伯特親王主炊建造的,他一心一意要建造的是結合藝術、科學和工業元素的文化殿堂,他辦到了,但他本人沒能親眼看到亞伯特廳落成。親王的遺憾會有多麼的深。不過他應該知道,他沒看到,但是他辦到了。

親王會稍釋遺憾嗎?




大的遺憾,小的遺憾,放下逐水流。





我們這時候又走進了公園,不知不覺的穿過Kensington Garden,進入海德公園。

水邊的椅子,等著人來,



人就來了,



好奇的鵝先生說你在搞什麼鬼?



你對著我,又不餵我,搞什麼啊你?



鵝先生,還是鵝小姐,提醒我們,肚子餓了,該去吃遲了的午餐。

鵝先生,還是鵝小姐,不好意思,我們的午餐是烤鴨。



走了好多路,又回顧了好多事,我真餓了,也需要坐下來喝杯熱茶,好好休息一下。

送上桌的還有幸運餅籤條。打開來看,兒子那張寫的是:

You will learn quickly, never fear.

這意思很好嘛。我那張呢,寫的是:

A thrilling time is in store for you.

A thrilling time ?感人至深的時光?勁爆撼人的時光?好的,我等著哪。

像懷著一個叫人喜悅的秘密,我跟兒子吃得飽飽的慢慢散步走過夜光降臨,莊嚴寂靜,有帝國氣象的使館街,跳上公車,又跳下公車,和申小姐會合後買了晚餐的菜回家。

今天我們吃得超好,更奇妙的是兒子叫我坐著休息就好,遲些的晚飯讓他們來燒。



我這老灰姑娘變成皇后了。真是勁爆又感人哪。

今天,大家都吃得飽飽的很開心。丁丁小姐也吃得很開心。







這是美好的倫敦假期的第三天。

7 意見:

  • 旺宏媽媽 提到...

    好奇的鵝先生說你在搞什麼鬼?

    讀者甲幫路人回答:我讓你看一張鵝小姐的相片,你看美不美?

    你對著我,又不餵我,搞什麼啊你?

    讀者甲又幫路人回答:有比吃飯更重要的事,乖,你站帥一點,我幫你拍個相親照給鵝小姐看。

    還有,Sonya的大衣剪裁很漂亮,很適合Sonya的氣質。(這則文章的回覆好像都一整個失焦,但我真的是想到這些,拍謝~)

  • 阿茉 提到...

    真好看!
    文章,還有妳美美的身影!!
    (貴公子將妳拍得有貴婦fu喔)

    謝謝分享。

  • Sonya 提到...

    旺宏媽媽代擬的路人答問真有趣!

    大衣還可以看?兩三年前在台北的百貨公司買的。去倫敦時幸好帶了。

    有時候,失焦的聊天也有意思啊。所以,失焦不一定是失焦。

  • Sonya 提到...

    阿茉,犬子是看著我每天穿著差不多的家居服長大的,這次去到他的地盤,我希望至少不能讓他覺得太糟,哈哈。

  • Sonya 提到...

    感謝你這份心意!

    在寫文章的時候,不時覺得怎麼好多地方沒有照相,好多地方又照了一大堆。沒辦法,只能有什麼材料,就用什麼材料了。

  • Sonya 提到...

    有熱心的朋友寄來這一段文字,補足了我文章的缺口:

    The college embraced this period of dramatic social change with changes of its own-- in 1962 all design and applied art courses moved to the new Darwin Building in Kensington Gore . Then, in 1967 the college was granted a Royal Charter, endowing it with university status and the power to grant its own degrees.

    十分感謝!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