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見聞追想錄----幫他不管他

2013年12月27日 2 意見

鄰居太太跟我聊天談小孩,談到先生和自己對待小孩的態度,她說,我們不一樣,我是幫他不管他,我先生是管他不幫他。

有意思!怎麼說呢?鄰居太太說了:



比方小孩處理一件事情有麻煩,我先生一聽就說不對不對,你這樣不對,那樣不對,你應該這樣這樣這樣!他高高在上,劈頭先罵一頓,自己很爽,小孩卻聽不下去。他就生氣了,說什麼我的經驗太豐富了,我以前處理過多少麻煩的事情,一看你這情形就曉得你問題大了,你以前怎麼不跟我談?你現在應該這樣這樣這樣!什麼?你不聽?那你不要來找我,有本事自己去搞好了。

鄰居太太說,先生罵完,氣沖沖走了,這就是管他不幫他。 等他罵完走了,我過去看看,也聽小孩講講,然後說那你看這樣的話會怎樣?或者那樣呢?我們輕輕鬆鬆,有商有量的講了一陣,小孩會衡量狀況做決定,他需要我幫他,我就去幫他,幫忙的時候,可能又發覺什麼問題,那就再提出來討論,討論好了,我再繼續幫他。這種情形,就是幫他不管他。

我聽了笑出來。很多家庭大概都有這種情形吧。鄰居太太以前也講過她幾年前生重病的另一個兒子。那時候,她的病兒常常進醫院,一住就是十天半月不止,她和先生輪流去醫院陪住照顧。兒子知道必須這樣安排,媽媽同時也要照顧家裡和做其他的事,可是他每天就是在心裡等她,她在病房門口一出現,他就眼睛一亮,跟她講所有的事,需索,抱怨,哭鬧,無顧忌的都來。有時候她也覺得兒子不懂事,氣起來就罵他,他寧願聽她罵,也想要她一直陪在旁邊。爸爸在旁邊,他就寧願閉嘴不講話。


母親的角色,常常很困難,作兒子的母親,更是不容易吧。不過,那種難言的聯繫,臍帶剪斷後仍以隱形的型態存在的聯繫,是沒辦法改變的。我一位朋友,兒子早已長大成人了,她講過一個有趣的場景,她說,那時候,她兒子還在唸小學,她是全職媽媽,每天在家等兒子放學回家。但是有一天她臨時有事出去,得晚些回家,就聯絡教書的先生,請他早點回家等兒子。先生也很樂意偶爾兼職作爸爸吧,聽話早早回家,注意門鈴響。門鈴一響,他一秒也不耽擱,很負責的連忙跑去開門。

門開,兒子進屋,開口第一句話是:媽媽呢?

朋友哈哈大笑,轉述她先生當時那樣說:我好像是透明不存在的,兒子的視線直接穿過我,望進屋子裡,找媽媽。我說媽媽有事出去了,他好像很失望,看見我,他好像一點也不開心。他只關心一件事,就是媽媽呢?

我聽了也哈哈大笑。感情這種東西是不能速成的,所以珍貴。或許提倡加強父職角色的朋友認為要是爸爸能做全職爸爸,付出夠多,就不會有被當作隱形透明人的事情。不過我想關鍵不一定是付出的時間,更可能是心態吧。最近看見一位在兒子小的時候,為兒子付出很多時間和心力,經常安排親子遊,不斷努力讓兒子進入他所熱愛的自然世界的爸爸,公開坦承他不是成功的爸爸,他當年熱切、密集的安排親子共賞自然,起早趕晚,給兒子很大的壓力,兒子小時候感受到壓力會哭,大了就以間接的方式表示不接受他的安排,或直接逃離。

那麼我說的關鍵的心態是什麼心態?是柔軟的,會心疼的,會進入對方內心,與他共感的心態。媽媽對兒子很容易有這種心態,爸爸因為常常自覺是男性的先行者,先入為主會要兒子與他共感,反過來要他去和兒子共感,有點困難。

心態不同,做法就不同,幫他不管他,或管他不幫他。當然,又幫又管的也有,不幫不管的也有。細究起來,幫與管的成分比例,有很多微妙的變化,家家不同吧。我自己,一般來說,是幫他不管他的最佳代言人。不曉得為什麼,我對兒子一直很信賴,我相信他做事有他的道理,即使別人不認同,我的信任也不動搖。不是說我認為他什麼都是對的,而是我覺得他即使做錯了,摔跟頭了,他也可以站起來,學到怎麼調整自己,並往前去找出路。所以我總是看著他,幫他不管他,跟很多媽媽一樣。我相信水到渠成。成長,成績,或成就,都是如此。

寶愛兒子的媽媽,私心若此。在旁邊看的人未必這麼想。


很多年前,兒子還是幼兒的時候 ,我的一位自己帶兩個孩子,常跟我交流媽媽經的老朋友,不時告訴我她育兒的趣事,然後說:自己帶的孩子,真是繞指柔。

我每次都很想同意她說:對啊,真是繞指柔。

問題是,我沒有那種感覺。 一開始,我那抱在懷裡,望著我笑,對我咿呀講話的寶寶,就表明了他是很有主意,不一定聽我的寶寶。他很慢才走路,會走路以前就很會講話,我煮飯的時候,把他關在吃飯間的鐵柵欄小床裡,一邊聽他抱怨大喊「媽~媽!」,一邊回應他「不可以咬鐵欄杆!」,一邊又在炒菜的空檔抱他起來逗一逗,安撫安撫。這樣亂七八糟的帶大他,每天都跟他講很多話,他什麼都懂,什麼都不希望錯過,尤其不希望錯過我的每一分鐘。每天晚上陪他睡覺的時候,他總捨不得比我先睡著,假裝睡著的我悄悄睜開眼看他,常常看到他的眼睛正笑瞇瞇的望著我。要是我累得真睡著了,他就會立刻睡著。

從來沒有繞指柔的事啊。從寶寶,到現在,都沒有繞指柔。反過來,倒是我很繞指柔吧。就像那時候我睜開眼睛,看見他望著我的笑眼,總生氣不久,會忍不住笑出來一樣,我現在也是這樣。而我們這樣的一對母子,也一直有隨意聊天說話的興致,或不說話的自在。那是長久一起好好生活過,擁有寶貴默契的人,才會有的興致和自在。

不,現在的情形和以前有點不一樣,現在是他比我忙,他不一定有時間跟我聊天了,現在是我每天隔海透過skype看著他,看他有沒有在看我。要是他看過來,就會看見我正笑瞇瞇的看著他。沒有時間聊天不要緊,因為只要想,只要有時間聊天,我們就聊得成天。雖然隔著海,但是沒有隔閡。

生命的進程應該是這樣,他不斷的向外發展探索,而我坐在舊窩裡看他飛翔,看他每一展翅,看他每一迴旋,看他飛到了那裡,又準備往哪裡飛。


幫他不管他。








附記:

最尾巴那張美麗的風雲景致,應該是吾友阿賴桑照的,在八里友人阿秋桑家的陽台照的。

感謝讓我們看到河畔美景的朋友,和攝下美景,又讓我放在這裡的朋友。


2 意見:

  • nina w 提到...

    我是幸娜,最近借了一本您的書"阿牛與我",不知為什麼很喜歡看您的書,也許想到國中時尤其是國二時受您的照顧,浸潤在您溫暖好聽的聲音中成為我國中時的特殊印象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