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見聞追想錄----丹妮爾的旅程

2018年10月25日 0 意見
在回憶文章「大樹下的原點」中,講到我從小到大住了二十年的高雄台鋁社區是個規格等序絕對嚴明的日式住宅區時,我配了兩張當時的照片,希望稍微能讓閱覽的朋友有些現場感。

我手上適用的照片不多,勉強選用的是一張室內的照片,和一張室外的照片。


室內的照片,是在我乾媽二村的家裡拍的,可以看到木構和紙拉門的日式平房基本元素。用拉門隔間是非常巧妙靈活的設計,因為可以隨時改變空間大小和使用方式,比方家裡要請客,只需把客廳和旁邊房間中間的拉門開開,就變出大很多的吃飯聚會空間,房間裡原先的家具往邊上移移,也不妨事,待客人走後,家具歸位,拉門拉上,一下又能恢復原貌。我家的客廳和房間裡又都有很大的壁櫥,壁櫥好用極了,大概在腰部的位置橫隔木板,上下都好放棉被、箱籠等大件東西。房間裡的壁櫥內還另設附門的活動木頭櫃子,櫃子裡有抽屜,也有細隔的隔板,讓放細軟物件。壁櫥都隱在拉門裡,拉門拉上,雜物一樣都看不見。我常常想念那個我住了二十年的舊家,不只是懷舊,也因為它實用、好住,真是理想的好房子。

我也想讓大家看看燈下的女士,除了後排的王姐姐穿西式衫裙,其他幾位都穿家常布料旗袍。因為是家庭聚會,不是在外頭的正式場面,女士們不穿絲綢緞料,但畢竟總是為了什麼事出客,她們不約而同都穿了旗袍,布料的旗袍。坐在最右邊的是對我一向呵護有加的乾媽,坐在最左邊,瘦瘦的那位是郭伯母,我小學畢業時,她送我一本大照相本,我後來回憶過去,常會去翻開郭伯母送的照相本,看收藏在裡面的舊時光。

大家看,這些女士的穿著打扮是不是非常得體?即使不是多搶眼的素面旗袍─素色旗袍挑人穿,我媽就可以穿得很美─穿上就是衣品正確,不用擔心穿得不對。當然,在社交場合,衣品正確還不夠,說話應對也要像樣才行。記得有一次我們家裡請客,分兩桌吃飯,媽媽燒了好多菜,有一道是乾燒入味的紅燒雞,主桌一位女客搛起一支雞腿,送到旁邊某先生的碗裡,說某先生啊,這大雞腿請你吃,祝你吃了遠走高飛~

此後這件事就成為我媽的說話禮儀課教材,她說,什麼遠走高飛,又不是犯了案子要逃,所以一桌吃飯的都當作沒聽到,還有,去作客,搛雞腿給旁邊男客也不必,曉得嗎?妹妹,你坐在旁邊桌吃飯,聽到了覺得奇怪也不用轉過頭來看曉得嗎?

曉得,我說。

我曉得的還更多,所以「遠走高飛」之說就更好笑。之前我聽過幾位女太太在我家聊八卦說碗裡飛來雞腿的那位某先生好像跟那天也來我家吃飯的一位某太太有點什麼不清不楚的,雖然她們刻意壓低了聲音,但我小人耳朵尖,當然聽見了。所以,媽媽給我上說話禮儀課時,我想到的遠走高飛有更多的含意,所以,我笑了又笑。媽媽說有那麼好笑啊?講話就是要當心曉得嗎?

曉得,我說,媽~,某媽媽原來想要說的是不是「鵬程萬里」?

不曉得,媽媽說,反正鵬不鵬程不是你的事就不要亂講,講話不要不著落,十三點,懂不懂?

媽媽大概怕我自作聰明,出去鬧笑話。我說懂啦,我不會的啦。

這裡附帶說明一下,在乾媽家拍的那張照片裡,沒有那位搛雞腿的女士。

那天是為了什麼事聚會,我完全不記得,乾媽家是平常也會去的,乾媽家沒有狗,沒有小朋友,但有一池養得非常好的荷花。那個水泥砌的方形荷花池,不大,就在簷廊下的踏腳石邊,緊靠屋子,原先不曉得是做什麼用的,說不定是蓄水池,但乾媽用這方池子養荷花養得美極,高挑碧綠的大葉子一片片站出水面,我最喜歡撥水到葉子上,看散亂的小水珠往葉子中心集攏,變成一顆大水晶珠。每試不爽,最後永遠會成為一顆閃亮大珠。開花也美,花苞欲放是期待,花朵打開是驚喜,每個花季都是。我還喜歡爬上方池子窄窄的邊沿繞著走,一圈一圈不倦,不時得小心撥開荷葉才能踏前一步,就是這樣好玩。從來也沒有大人出來叫我小心不要掉下水池......

至於那張多人在室外合拍的照片,我所以選它放在文章裡,私心是有期待的。我希望有人看了以後說啊?你怎麼有這張照片?裡面這不是誰嗎?


但是都沒有人這樣說,我只好自己說說了。那一天,陽光很好,這一群大大小小、互不相干的人也不曉得怎麼剛巧湊在一起,拍了照。那個舉手撫胸,狀甚得意,比我小一兩歲的小妹,我認得,她大概剛巧在外面玩,就跑過去一起拍照。她旁邊那個女孩可能是後面那位微笑女士的小孩。最後面兩位男士很面熟,應是爸爸同事。兩位拿皮包的女士,我想不起來是誰,因為她們都帶了正式的包包,不像家常在社區巷弄行走的太太,莫不是從外頭來的?其中一位還戴了太陽眼鏡,這真稀奇,我那時候認為只有江湖黑道和電影明星才會戴太陽眼鏡,事實上,好像也差不多是如此。

最是照眼明的是抱嬰兒的白衣裙外國女士。我認得她,她是丹妮爾,法國人。可惜我沒有在現場,不然我看到她本人,一定會過去湊熱鬧合照,我大概會站在我爸前面。除了在電影裡,我到哪裡去可以看得到外國人?何況是這麼一位美貌的外國人!

當時,丹妮爾真是我平生僅見的一位美麗佳人,她的美好細緻,好天然,好柔和。我看到照片之前就看過她了,在報紙上。

原來,丹妮爾在法國跟一位台灣男士結婚,婚後不久懷孕待產,先生說是有事先回台灣。不料,先生一去不回不說,竟完全失了訊息!因此丹妮爾生下兒子後就抱著兒子萬里尋夫尋到了台灣,到了台灣,她還是沒法找到那位薄倖郎,好像她只曉得先生是南部人,就到了南部高雄。這時候報紙刊出了她的消息,大概她沒別的辦法,只能將事情公諸於世,期望會有相關人士看到以後出面。

也不知道是誰聯繫的,總之丹妮爾在高雄就住在我們台鋁的招待所,大家知道新聞人物來到眼面前後,又是同情,又是興奮,都想看見她。台灣人情味濃厚嘛,大家又疼小孩,又愛美人,沒有一個說她壞話例如怎麼那麼天真啊,連先生住哪裡都搞不清楚云云。事情有點複雜,丹妮爾的先生為什麼會不要丹妮爾母子?有什麼難言之隱?例如他早有家室?若沒有難言之隱,不要這麼可愛的妻兒,豈不是笨蛋?難道他在哪裡出了什麼意外?


再看看郭伯母送我那本大相本裡的另一張丹妮爾。她抱著孩子,也有站相。很少人能夠穿出那種淺色貼身布料剪裁衣服的味道,如果有小腹,絕對不行,如果有豪乳,會顯得有點色,總之身材要剛剛好才行。我後來自己有小孩以後,整天都穿一套運動衣褲,當然沒有運動員的帥氣,更完全沒有丹妮爾那樣優雅的法式風情,如果我穿了那套寬寬大大運動衣褲抱著小孩去萬里尋夫,絕對沒有人理我。誰會理一個像是逃難苦女的女人?

那時候沒有肖像權的概念,丹妮爾這兩張多半是專業攝影師拍的照片,我家竟然有。對不起,丹妮爾,你失望離開台灣以後,我一直記得你,也牽掛著你後來的故事,你如果在,年紀可不小,可能有孫輩了,我在這裡貼出你五十年前的照片,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因為你美,因為你站在我們一村的巷弄內,很像我家房子的前面......

還有誰記得丹妮爾,和丹妮爾的旅程嗎?

0 意見: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