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我的女孩----就醫送別五日記

2019年3月28日 2 意見
之前她已經覺得不舒服了,但是她很會忍,什麼都不說,也吃喝,也上大小號,只是胃口比較差。有時候她會這樣,悶悶兩三天,吃吃草,吐一吐,吐出鬱結,食慾就又恢復了,縱跳奔跑,活力滿滿。我以為這次也是這樣。那幾天特別忙,兒子要去上海參展,我也跟著團團轉幫做些事,不過一邊忙著,一邊也說起MoonMoon怎麼不太吃,老睡覺,精神不好,我說明天早上你上飛機以後,我這裡就帶她去看醫生。

說這話那天是星期六,陽光晴好,MoonMoon貓女孩坐在南窗邊曬太陽,好美~




看我走近,她又發揮走動式的撒嬌慣技,起身,


扭腰,


擺臀,


還趴下翹起豐圓的屁股要我拍~



看她從頭到尾都美美、好好的曬太陽,我跟兒子說應該沒什麼事,會不會是牙齒有問題?前年她拔過牙,難道現在又有蛀牙?


星期天,女孩精神不好,Lightning大貓哥摟抱著她睡,


我約了醫生,下午同先生帶她去看診。醫生立即為她抽血、驗血。血不好抽,針筒裡的血很慢很慢的爬升,醫生說血太濃,這是脫水的症狀,馬上要為她打皮下補充水份100CC。

驗血指數出來,不好,是腎衰竭,首先,必須連續兩星期,每天注射水份到她體內。據說很多貓都有這問題,必須在有生之年天天,或每隔一天,打皮下補水,這樣也許他們還可以維持身體機能幾年。醫生說MoonMoon體內的水桶缺水,我們要慢慢把那個水桶的水補起來,讓各器官能好好運轉,開始你先看我們打,然後你可以學著在家裡打,那就不用很累的常常跑醫院了。

可是我看那一套注射的程序不簡單,愚鈍如我,哪裡能夠很快學會。腦袋裡忽然跳出一個念頭:要是年輕的時候去學護理就好了,有老師帶著,有環境逼著,我總能學會打針吧,這時候就不愁了。

醫生讓MoonMoon吃了一顆開胃藥,說一定要讓她吃東西,有體力才行。醫生又給了一袋處方餅乾說有的貓很討厭處方餅乾,如果MoonMoon也討厭,就先讓她吃原來的餅乾也沒關係,她願意吃東西最重要。

回到家,MoonMoon很有精神的步出貓提籃,不一會還跳上吃飯老地方端正坐著,表示她想用餐了!

看她這樣,我好高興,連忙用兩碗分別裝了處方餅乾和原來的餅乾送上讓她選。不想她聞了聞,竟吃起處方餅乾,津津有味很快吃完。




吃完她跳下用餐台,可是過沒幾分鐘她又跳上來,端端正正坐著,表示她還想吃。



好極了!我給那空碗又倒了一點處方餅乾。

好吃呀!她很快又吃完。吃完還不走,跨步到電鍋上,面朝飯碗端端正正坐著,表示她還可以吃一點。


原來補充水份這麼重要,看起來她變回原來食慾旺盛的她了!於是我又補了一些處方餅乾給她。還是很快吃完。


MoonMoon,我說,看來媽媽真的要學打針才行,你要乖噢~

很難想像她會乖乖讓我打針,我連給她餵個藥或點個眼藥都很困難,她不像她大貓哥,這方面特別難搞。見機行事吧~

果然星期一她就不乖,在醫院量體重時我一鬆手,她就要跑下體重計,幸虧醫生眼明手快,在一陣混亂中還看明白體重數字,說她重了一點。接著護理師來打針,她生氣掙扎,兩條後腿一直使力要跑,我壓不住她,害得護理師把不穩針頭,針頭竟滑脫開來。於是加了一位護理師來摟按她,這才終於打入100CC的水。

回家後,不知是否折騰得太累,MoonMoon好像筋疲力竭似的,一直倒在床上睡,也不吃東西。這情形,跟昨天完全不一樣,難道是水份補充得不夠?


想想,我實在很擔心日後的打針問題,連忙請教社區的貓天使林小姐。林小姐說她顧貓二十年,到去年才咬牙學會幫貓注射,之前她都是請附近的護士友人來幫忙注射。現在她每天在家替兩隻腎衰竭貓注射,一隻很乖很好打,另一隻老是掙扎要跑,很不好打。

無論如何我需要趕緊學,便跟林小姐約好以後找時間去她家見習。

忐忑不安的到了星期二,我們又一早去了醫院。問醫生怎麼昨天打過補水針後,MoonMoon還是病懨懨的,是不是要增加劑量?醫師說她這麼小隻,劑量增加怕加重心臟的負荷會有危險。因此今天還是打100CC,也讓她吃了開胃藥。

可是回家後,MoonMoon還是沒有胃口,也不上廁所。而且她想跳上書桌時竟跳不上去,後腳在桌邊滑了一下,前腳抓不住桌沿,就摔落下地。

從來沒有過的事。我連忙抱她上桌,上桌後她走老動線,先到電腦後面,再跳上矮書架,去上邊紙盒上睡了一會。


Lightning大貓哥跟著她上了矮書架,又越過她,上了高書架,


在那裡觀望她的動靜。

我在下面留意她的動靜,看她坐起想下來的樣子,就輕輕抱她下來,放她在床上睡。

這一天開胃藥也沒有功效,她不吃不喝,醫生特別給的很香的肉泥罐頭也一口都不想嚐。她也不上廁所。我抱她去貓砂盆,她在砂上趴了一會也沒放出什麼就想出來,我只好抱她回床上。晚上她依著我睡。這是她最後一次依著我睡。怕她晚上萬一下床會失足跌跤,我在床邊放了些比床沿低的紙箱,讓她上下比較容易。

星期三一早,醫院一開門,我們就去報到。醫生說她不尿很糟糕,可能是尿毒症的末期了。而且她不吃不喝,體重還上升0.1公斤也不正常。再抽血去驗,各種指數都升高。緊急照了腎臟超音波,看見腎臟裡面有結石,結石可能堵塞住尿道。難了,醫生說現在補充水份也沒有用,除非送她去洗腎,她大概只有三、五天了。

我們不想讓她受不必要的苦,只好抱她回家。

回家後,林小姐過來看她。林小姐養護病貓的經驗豐富,有各種照應的物品,她給MoonMoon帶來另一種肉泥罐頭,泡水攪勻後,用毛巾裹住MoonMoon,抱她在懷裡,一點一點餵她。還有一種能修補細胞的液體能量物質,抽進針筒,慢慢打進她口中。

能做的都要做。這是林小姐一貫的態度,她對每隻貓都如此。她告訴我們這天晚上八點半,她原本就預約要帶三隻貓去看一位口碑很好的診所醫師,現在她想讓狀況比較不嚴重的一隻晚一天去看,把那名額轉給MoonMoon。

不要現在就放棄,再給她一個機會,聽聽第二位醫師的意見吧。她一再一再說。


當晚,淅瀝瀝下著不斷的冷雨,我們把裹著毛巾的MoonMoon抱進內外都嚴實鋪墊以擋風雨的貓提籃,跟小聲抗議的貓女孩說對不起,再忍耐一次好不好?

那第二位醫師,作風颯爽明快,她看了我們帶去的超音波片子和驗血數據後說這是急性腎損傷,若是能動手術做一條人工輸尿管,說不定有救,所以要介紹我們去一家設備完善,二十四小時全天開放的醫院,先用隨時可停的血管點滴輸入水份,再檢查看看是否適合動手術。

林小姐一聽笑了,我們也感覺到一線希望,於是在晚上十點多趕到那家大醫院。值夜班的醫生收下MoonMoon,說明如果能動手術,那會是什麼樣的手術,費用大概多少。

那會是很辛苦的手術,成功率難說,術後病貓身上除了有手術的傷口,可能是暫時的人工洗腎管口,還需要在頸部人工造口輸進流體食物,整個費用極高,經歷的時程極長。

我和先生都覺得那一線希望淡了。我們都不想讓MoonMoon受那樣的苦,光想到那麼愛吃東西的小貓女要長期躺著接受灌食就難過。不過我們決定這晚讓她住院,住院可以用能夠隨時調整或關閉的血管點滴補水,醫生可以為她導些尿出來,也可以讓疲累不堪的小身體立刻在溫暖的環境裡躺臥休息。這天在冷雨中奔波,陸續跑了三家醫院,真是太難為她了,我們想讓她立刻舒服一點,不想再抱她衝冒外頭的寒風冷雨去上車,一路顛簸回家後,還又要抱她下車走入刺骨濕冷......我們想讓她這一兩天在醫院裡養養體力,再帶她回家。

只是這樣我們當晚就無法陪在她身邊過夜。

不是十全的決定。但是沒有十全的決定。我們這樣決定了。

星期四天亮後,看到晨光如同嶄新的許諾,想到她在醫院受到穩妥的照顧,我又覺得或許會有希望,會有奇蹟。然而在去醫院的路上,醫生電話來了,說要跟我們討論MoonMoon的情形。

到醫院後,電話裡那位日班的醫生告訴我們MoonMoon體內不好的數值又升高了,早上他們想知道她適不適合動手術,為她的心臟照了超音波,得知她的心臟不好,她有心臟病,不適合麻醉,所以不能動手術。醫生說,依此狀況推想,就算我們早兩個月送她就醫,結果也大概是這樣,現在,她在MoonMoon的點滴裡加了止痛藥,讓她舒服一點。她的時間不多了,就這一兩天吧,她說,接下來,你們可以決定是不是要帶她回家,讓她在家裡走,還是讓她在這裡走。

是這裡。我們立即這樣決定。因為回家的話,我們沒有辦法減輕她的苦痛,既然前一晚帶她來這裡住院了,就在這裡讓她被穩妥照顧著走。也許昨晚的奔波就是要指引到這一條路。

醫生溫柔的說好,你們可以先去陪陪她,跟她說說話,慢慢來,準備好了,跟我說,我們再送她走。



MoonMoon躺在她暖暖的小病房裡,聽見我們的聲音就啊啊大叫著回應我們。

我們說MoonMoon,媽媽來了,爸爸來了。

她好可憐的小聲說嗯~你們都不陪MoonMoon~

我們說MoonMoon不怕MoonMoon乖,媽媽在這裡陪你,爸爸也在這裡陪你。

她軟軟的說嗯~MoonMoon累累沒力氣~

我們說沒關係,你就躺著不要動,媽媽摸摸你,爸爸也摸摸你。

她說嗯~MoonMoon要摸摸~

我們說最愛你,最愛MoonMoon了。

她說嗯~MoonMoon要愛愛~

到這個時候,她還是千嬌百媚的小貓女,還會用語言表達心聲。

我們說你想回家是不是?等一下讓你睡覺覺,睡著以後就會回家,就不難過,就又會跳又會跑,還會飛,跟以前一樣。

她說嗯~MoonMoon要回家~

好,一定會帶你回家。我們跟她保證。

嗯,要噢~她說。

回家好舒服對不對?我們都在,還有大Lightning,還有大哥哥,大Lightning會跟你玩追追,大哥哥會一直摸你,一直說你漂亮說你可愛對不對?

嗯~MoonMoon可愛~

那好,那你先睡覺,不要緊張~

她不聲響,睡了。

我們輪流撫摸她。她小小的身體正在經歷徹底翻覆,無法挽回。我們只能輪流撫摸她。

兩點鐘,護理師過來說下午的探病時間結束,請我們先去休息室等候醫生。

我們輕手輕腳出病室,到休息室。一會醫生來了,她說我們沒有改變決定的話,過一下會抱MoonMoon到診間,準備好就請我們過去陪她。

是的,決定了,沒有改變。

大概半個鐘頭後,我們進入MoonMoon的診間,醫生讓我們最後再跟她獨處說說話。



醫生給她打了止痛,她只是看起來比較虛弱,樣子沒有很大改變,完全不像我見過的脫形臨終病貓。我們家爸爸眼淚噗噗一直掉,只會說MoonMoon,噢,MoonMoon,噢,乖乖噢~

我拿出家裡帶來的一條紅白毛巾。因為醫院規定要用他們的毛巾,我昨天只好把我帶著的毛巾都帶回家,本以為MoonMoon今天還會住院,用不到家裡的毛巾,但不曉得為什麼,早上臨出門,覺得還是要帶點她習慣的東西去,就抓起這條紅白毛巾塞進包包。剛才在病室,還有別的貓在,我不敢破壞規定拿出自家的毛巾。現在,可以吧。


不料MoonMoon看到她熟悉的紅白毛巾,反應強烈到讓我們吃驚,她竟然使勁抬起頭,靠近嗅聞,


大概以為我們帶這條有家裡氣味的紅白毛巾來,是要裹住她,帶她回家了,她還硬撐後腿,想要站起來。只是實在沒有力氣,又歪倒躺下。爸爸安撫她說等一下,等一下噢,等一下帶你回家,不急不急,MoonMoon再躺一下,再躺一下......

剛才她使的是最後的力氣吧,安靜下來後,醫生進來,說準備好了?可以幫她打針了嗎?我會先打一針讓她睡著,再打第二針送她走,她不會覺得痛苦。你們要出去等,還是在旁邊陪她?

我們爸爸淚下說他不能,奪門而出。

MoonMoon背對我側躺,我彎腰俯身,手伸入毛巾裡輕撫她的小身體,臉貼她的後腦杓,跟她說睡覺嘍,MoonMoon乖寶寶,要睡覺覺嘍~

醫生輕輕說她已經睡著了,那我打第二針了。

我說MoonMoon不怕,乖乖跟菩薩走,你馬上就會走會飛了~

醫生輕輕說她已經走了。我抬起頭,看見眼淚滴下,濡濕了她的耳朵,忙伸手擦拭說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弄溼你的耳朵了。

她的耳朵靜靜的一動不動,她那好敏感的耳朵靜靜的一動不動,她完全不介意耳朵上濡開的淚痕,她真的走了。

她不苦了。感謝送行的醫生。感謝接引的菩薩。陪伴我們十二年,到最後也只讓我們奔忙苦惱不到一星期的MoonMoon是最聰明最可愛最靈巧最貼心的好貓,我們MoonMoon到哪裡去都會好好的,都會招得喜歡讓人疼。


這十二年,謝謝你陪伴我們~

2 意見:

  • 匿名 提到...

    感謝您一直以來書寫著MoonMoon的生活點滴,雖然沒見過貓小姐本貓,卻覺得很熟悉很親近。七年前我也和我的貓咪經歷了故事,但當時我們沒有遇到這麼了解病情的醫生;感謝您寫下的敘述,雖然時隔七年,還是幫助我,讓我對於他時好時壞的病況與最後驟然離開多了一分理解,多一份釋懷。
    在這短短的生命裡有十二年的陪伴,是多麼不容易的緣分。感謝您一直寫,一直在照,寫在文字裡、收在照片裡的MoonMoon永遠鮮明可愛。
    此世間肉體不能不壞,唯願美好的記憶轉化為善業與祝福,陪伴著MoonMoon小姐,讓她不論到哪裡都帶著光彩。
    還請您與貓爸爸寬心,節哀。

  • Sonya 提到...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真的安慰到我了,也更讓我覺得貓咪時光是多麼可貴。珍惜你說的每一句話。

    謝謝~

張貼留言

 

©Copyright 2011 Our lightning | TNB